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点

br我从晾衣场抱回一摞衣服

2020-05-09 来源:

我从晾衣场抱回一摞衣服。回到寝室后摊开叠放好,当我抖落开一件迷彩服时,有东西从衣兜里掉了出来。

咦,我的衣服里怎么有两包纸巾呢。洗衣服之前我掏过所有的口袋了,不然早洗成纸浆了。上面印着的“帝国豪情”字样显示为市内一家豪华KTV。可是,近期寝室内无任何庆祝活动,成员们皆出身平民,踏足此类高消费娱乐场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况且,这件迷彩服昨天上午才成为我的私有财产,同学们还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件衣服,因此也不可能是他们恶作剧放进去的,种种迹象表明:我拿错衣服了。

晾衣场位于寝室楼东侧,学校人多衣杂,管理完全靠自觉。晾晒衣服没有固定位置,拿错很正常。

我拿好迷彩服正要出门,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灵光一闪。

丢表事件

我打约女朋友吃午饭,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:云儿出事了,正在医院住院。我大吃一惊,赶紧出校门打车去了医院。病床上躺着脸色苍白的云儿,床边站着我的女友周薇和另外的两个室友宋琪和牛小然。

“我又没说一定是她,只是怀疑,我可没逼她。”牛小然显然在为自己开脱。

“你是没说肯定是她,可你的眼神和语气摆明了就是认准了。云儿要是有个好歹,我看你怎么收场?”周薇话里带着埋怨。

一贯高傲的牛小然不愿意了:“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还没结论,是谁还说不好。不是她,还能是谁?”

“你有证据吗,没有别乱说。”

“没证据不代表没有啊。”

“是啊,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你的表之前在塑料袋里。”

“你是怀疑诬陷她了?”

眼看气氛越来越僵,我赶紧适时插了进来化解了一场“战争”。牛小然悻悻然离开了,一直默默不语的宋琪守在了云儿的床前。

疑窦丛生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我和周薇在医院外寻了一家餐馆,边吃边谈。

她告诉我:牛小然今天早上起来收拾东西,将前几日新买的一款卡地亚腕表不小心裹挟到一个黑色塑料袋里,放到了脚下。云儿外出倒垃圾,捎带着将塑料袋一并扔了。等发现时,到垃圾桶去找,打开袋子,其他垃圾都在,唯独少了那款卡地亚腕表。

牛小然怀疑云儿拿了她的腕表,要搜她的柜子和身,自尊心受到伤害的云儿激愤之下将一瓶洗发精一口灌下。

“牛小然为什么不报警?”我纳闷。

周薇摇头:“我们当时也劝她,可她说没有证据警察来了也未必找得到。”

我的看法比较理性:“其实,牛小然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。”

不理会女友愠怒的目光,我说道:“如果不是云儿,那肯定是别人,谁没事会去翻垃圾桶?学校管理严格,外来人员轻易无法进入,因此排除了拾荒者可能性。我刚才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你们去找表时,塑料袋的袋口是系着的,即便有人翻了垃圾桶,打开了袋子,拿走了腕表,从常理分析,他(她)是不会把袋子重新系好的。”

“可是,你见过一个拿了别人东西的人以死证明清白的吗?”周薇反问我。

“所以才更可疑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即便真的是云儿做的,牛小然发现后追问到了她的头上,她完全可以直接交给她,编一套瞎话说袋子破了漏出来了蒙混过去,或者说‘我以为你不要了。牛大 向来挥金如土、穷奢极欲,扔一块表还不是小意思’,再不济直接说表是我捡的,没偷没抢,凭什么诬赖我,牛小然也拿她没办法,可她偏偏选了一个最愚蠢的办法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听完我的分析,周薇也慢慢琢磨过来了,“不过我还是不相信是云儿做的。”

“我的看法是,腕表肯定不是云儿拿的,但她一定有事瞒着我们。对了,她没和富二代分手吧?”

周薇瞥了我一眼:“没有,两人好着哩。”

分析推理告一段落,我和周薇兴趣索然地享用了午餐。

吃完饭,周薇打了个呵欠,精神萎靡不振。

“昨晚熬夜了?”我问。

她点头:“昨天牛小然过生日,我们去KTV疯到了十点。”

“哪家KTV?”我赶紧问。

“帝国豪情。”

“除了你们还有谁?”

“就我们四个,没谁了,我得回去补觉了。”

女人心思

我围着事发地点,校园东南角的垃圾桶转了三圈,没什么发现。如今电子眼遍布,校园自然不例外,只是,这里却是监控的盲区,被遗忘的角落,无法通过录像资料找到线索。

我失望地往回走,很不绅士地踢飞了躺在路边的一个饮料瓶,眼看它飞进了寝室楼东侧的晾衣场。

我准备到学校附近的一家杂货店买点东西。

出了校门,我发现前方一个隐蔽的角落里,牛小然正和一个陌生女孩很神秘地交谈着,牛小然递给她一个纸包,陌生女孩交给她一个黑袋子后离开了。

我几步走过去,向她打招呼:“嗨。”

她看到我,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左右看看,“嗨。”她的表情很不自然,将黑袋子藏在了身后,“有事吗?”

“哦,你放心,手表我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她的断然回绝令我吃惊:“因为一块表差点闹出人命来,丢了就丢了吧,省心。”

“怎么,信不过我?”

“不是。”她摇头:“即便找到了,我也不会再要了,不用找了,真的不用找了。”

牛小然走了,我呆愣在原地。她怎么了,前后反应简直判若两人。几个小时前还因为手表丢失害得云儿“喝药”,现在居然大方地不找了。一款卡地亚腕表,起码上万块,从她的口气中听不到半点心痛与惋惜,乖乖,太土豪了吧。

我于是想到了:如果手表找回来,不恰好证明云儿无辜吗?承担医药费是小,丢了脸面是大,牛小然一贯心高气傲、惟我独尊,如此颜面扫地如何受得了?

哼,为了自己那点虚荣心连别人的生命都可以漠视吗?我非要查出来不可,挫挫她的锐气。

我感慨,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话不假。听女友周薇说起她的室友,仅仅四个人引发的戏文堪比《甄嬛传》。

买完东西正向寝室走,室友来了,要我帮他把晾衣场的衣服取回来。

我去了。没有看见那件迷彩服,而且……我刚才踢到晾衣场的那只空瓶也不见了。

周薇说,昨天她们寝室四人去了“帝国豪情”,我感觉,这件迷彩服与丢表事件有关联。

“迷彩服”现身

周薇沮丧地垂下头,双手一摊:“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。”

我托关系从保安室复制了近几天的监控资料,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果然有发现。

“你再看看。”

“你快说吧,别卖关子了。”

我将画面回放到某一时刻,周薇看了一遍后仍摇头,我给她讲解:“这个男生走进了画面,手里拿着什么?接着他把空的饮料瓶放在了哪里?好,接下来,主角登场了——”

监控时间显示为傍晚,画面不是很清晰,需要仔细分辨。

“迷彩服。”周薇叫了起来。

“你看,石桌上少了什么?”

“那个饮料瓶不见了。哦,原来——”周薇恍然大悟:“‘迷彩服’走到了石桌前,用手中的袋子作遮挡,拿走了桌子上的饮料瓶。”

我向周薇竖大拇指:“聪明,不愧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可以推断,‘迷彩服’家境不好,平时捡拾一些废旧物品换钱。那么,他极有可能,不,是肯定翻看了牛小然的垃圾袋,捡走了腕表,找到‘迷彩服’也就找到腕表了。这个人,你见过吗?”

“迷彩服”显然做了一番伪装,戴上了帽子与口罩,隐藏了本来面目。

周薇嗔怪地瞪了我一眼:“我可从来没注意过别的男生,不过,我总觉得这个人眼熟。”

走出餐厅,送完女友后,我回到了宿舍。

室友们都在,我将“迷彩服”的截图给他们看,他们都摇头说不认识,没有半点印象。

我正挠头时,听见室友A对室友B说:“你的指甲出血了。”

室友B抬起手看了看,笑了:“没有,沾上红墨水了。”

我的头脑中忽的灵光一闪,赶紧打开看视频,原来如此,怪不得。

我立刻给周薇打:“你们寝室谁有使用纸巾的习惯?”

水落石出一

宋琪走进餐厅包房时,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:“你们,要干什么?”

我示意她坐下,周薇开门见山问她:“牛小然的腕表是你拿的?”

宋琪一愣,低头默认:“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你有一件迷彩服吧?”我问。

她眼中闪过一丝难为情: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。”

我掏出给她看监控视频,“我在帮牛小然找表时发现了这段视频。第一眼看上去,谁都会以为捡拾塑料瓶的是个男生,你的伪装技术的确很高明。”主要是你“女扮男装”的先天条件不错,当然我不会脑残到把这句话说出来。

“但是,其中的一个细节暴露了你的身份,你在里面有个‘看指甲’的动作,通常男生的习惯是将四个指头弯曲,女生则是把手伸开,由此我断定‘迷彩服’是个女的。”

“迷彩服很常见,你怎么认定是我?”宋琪很是惊诧,更感兴趣的是我的推理过程。

我把在晾衣场拿错衣服并发现了两包纸巾的事讲给她听,她不以为然:“‘帝国豪情’每天迎来送往,消费的纸巾不计其数,流通环节早就乱套了。”

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把那件迷彩服拿出来吗?”

宋琪显然被吸引住了,爽快递出了衣柜钥匙。

周薇取了回来,我接着往下说:“迷彩服里的纸巾是你从KTV中带出来的。周薇是环保主义者,平常不使用纸巾。牛小然财大气粗,不屑于使用这种广告式的纸巾。我向周薇打听云儿和你,云儿平时不用纸巾,而你是用的。由此,我推断,这件‘迷彩服’是你的。不好意思,我把衣服送回晾衣场时,怕下次再弄错,也是出于恶作剧的心里,把你的尺寸标识剪开了。很抱歉,我以为是那个男生的。”

“真的耶!”周薇捧着给宋琪看。

宋琪点头:“当天晚上回来时,我直接去了晾衣场取衣服,迷彩服还未干透,我便把带回的纸巾顺手放到了衣兜里。可是,即便我们去过‘帝国豪情’,带回了纸巾,我也的确有这么一件迷彩服,也不能完全断定就是我啊。”

我给她看了另一段监控视频,“这是星期六的视频,你在五点半向晾衣场的方向走去,大约十分钟后走了出来,你的袋子里不光是那件迷彩服还有一个可乐饮料瓶对吧?而我当时正在另一侧查看垃圾桶,踢飞了一个饮料瓶。世上没有太多的巧合,对吧?”

“对不起,我无意冒犯。你家境不好,化装成男生是为了捡拾垃圾赚点零用钱。星期六早上,你打开了牛小然的垃圾袋,拿走了腕表。”

“不错,是我拿的。”宋琪承认了:“反正当时没有人看见,那里又是监控盲区。表是我捡的,没偷没抢,算不上犯罪。谁想后来竟然出事了,我哪敢说出去。不过,腕表我已经偷偷换回去了,牛小然整天吹嘘自家如何有钱阔气,原来都是假的。为了一块表,逼得云儿‘喝药’,出手哪里大方了。”

我皱着眉头:“牛小然家里做什么的?”

周薇摇头:“不清楚。她说她家几代经商,开着几家大公司,国外有企业,在当地名声很大。”

“她是哪里人?”

“B城人。”

周薇劝宋琪:“其实你没必要的,勤工俭学、到快餐店打工、做家教哪样不比捡垃圾挣得多。”

宋琪不以为然:“你可别小看捡垃圾,学校人多,消费大,一个月下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捡垃圾既不耽误上学也不用付出体力和精力,随时随地,比打工强。”

我瞠目结舌,周薇担忧:“你赚钱,说明校园浪费现象严重。”

水落石出二

陌生女孩还未走远,牛小然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袋子,美滋滋地欣赏起新到手的一款名牌手袋。

“牛小然。”

有人突然在背后叫她,牛小然慌忙把包包重新放回去,转身藏到身后。

我和周薇、宋琪走近她,“你的这款路易威登仿得满像的吗?”我揶揄她。她立刻变脸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“我在社团一个学长家的亲戚在B城,他从未听说过什么牛氏集团公司、跨国企业,你家在当地算得上富裕,但离有钱人还差得远呢。”

“你们调查我,侵犯我隐私权!”牛小然怒了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的那些奢侈品、各种名牌都是在朋友圈中购买的吧?”周薇的问话令牛小然面红耳赤。

“你之所以拒绝我为你找腕表是因为你害怕找回后被发现是仿品,事情一旦张扬出去,不光丢了脸面,你背后的朋友圈也会暴露出来,惹上麻烦。”

牛小然心虚了:“我买A货怎么了,又不犯法,你们凭什么查我?”

“我们没那个兴趣,只是看不惯你的做派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宋琪说话了;“为了那点可悲可笑的虚荣心和炫耀感,你不顾自身的家庭情况,一味地任性索取,你考虑过你的父母吗?他们为了满足你,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苦吗,你想过吗?靠压榨父母换来的虚荣,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,只会让别人更加耻笑你,有本事自己挣去呀?”

一番话说得牛小然深深垂下了头。我们离开时,她仍站在原地,久久不动。

水落石出三

我们三人赶到医院看望云儿,她已经恢复健康了。

“你的柜子里隐藏什么秘密?”我问她。

云儿低下头,“没、没什么呀。”

“来之前,我问过周薇了,你是在牛小然要检查你柜子的时候,‘喝药’的,柜子里到底有什么?”

周薇向她讲了所有事情的前前后后,她叹口气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隐瞒了。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富二代男朋友。那些照片、礼物什么的都是我在国外留学的同学寄来的。牛小然要搜我的柜子,我一半是出于自尊心被伤害,一半是害怕‘证据‘曝光,谎言被戳穿。现在我彻底明白了,虚荣和攀比是最愚蠢、无聊的事情,从今往后,我要踏实本分地做人。”

尾声

我被人盯上了。自从走出图书馆,我的背后便一直有两双眼睛在跟随着。

终于,我忍不住了,转过身:“我说你们——”我愣住了,身后站着的是两个女生。

“你就是号称校园神探柯南中国版吧?”

“哇,长得真有点像工藤新一。”

什么校园神探、工藤新一的,她们在说什么,我纳闷:我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绰号,我怎么不知道。

“周薇学姐好幸福。”

我顿悟:原来是周薇。

嗨,都是虚荣惹的祸。

共 509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个悬疑故事。从最初拿错了衣服,引出一包KTV的纸巾开始,再到云儿被冤枉气急之下喝了洗发水住院,一大堆迷团在这个校园里迷散开来。‘我’为了揭开这层层真相,重返现场调查取证,每一个小细节都没有放过,最终查明了事情的真相。这篇并不太长的文字里,层层设伏,又层层剥离,看似马上要揭开事情的真相,突然又转入迷雾之中。可见作者是个很严谨的人,对故事的情节处理相当严谨,环环相扣,让人读来人欲罢不能。揭开层层真相的同时,似乎又在告诉我一些简单而常被我们忽视的道理。故事虽然不长,但每一个人物的形象都很立体,向读者展示出这个时代大学生们的生活状况。非常不错的一篇小说,。【:第九杯茶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0: 9:58 好故事,通常来源于对生活的细心观察。通读这篇文字,处处都显示处作者留心观察生活里的细节,一个矿泉水瓶,一包纸巾,甚至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。悬疑故事就是要要层层渐近的悬念,在眼看快到揭示真相的时候又峰回路转,如此这般,才能让看的人有兴趣一直读下去。从前没有看过你的文字,今天这篇文字,脑海里想象了很多文字铺成的画面,很立体,也很有想象的空间。非常的故事,期待以后写出更多的好文章。感谢赐稿渔舟。 情不敢至深,恐大梦一场

回复1楼文友: 00:14:48 谢谢!不怎么上来,忙于写作。再次感谢!

回复1楼文友: 08: 9:40 我的生活接触的也就这些,只能写这些了......

2楼文友: 08:28:27 恭喜莫真小说获精。这是我在渔舟的第二篇文章,也是第一篇由我获精的小说。非常开心。 情不敢至深,恐大梦一场

回复2楼文友: 00:15: 我一定会努力

楼文友: 19:00:20 恩,这篇还不错。???? 想写点什么,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……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。

月经迟迟不来吃什么药
创伤骨科
阜阳白癜风好的医院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