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点

天赐奇缘之摘星观月花奴恨权衡

2021-05-04 来源:

天赐奇缘之摘星观月 12花奴恨

从花千岁的家乡回来后,南宫锦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,可是一路上却又总是沉默不语。

“喂,你从村子里回来后就一直不説话,样子看起来又有diǎn怪?有什么心事就説出来,好兄弟就应该坦陈相待。”

“好兄弟?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?为什么我总是摆脱不了你的纠缠?花千岁,我求你饶了我吧。”

正当两人交谈之际,忽然飘来一阵淡淡的血腥邪风,吹得人心底煞寒!

“这阵风吹得我很不爽!”

花千岁按刀凝神,花泪之刃乍现锋芒,随时准备应对强敌。

一家男装络品牌的负责人猜测 “我最最亲爱的花千岁大人啊!xiǎo生花奴这厢有礼了!”

一阵腥风杀气扑面而来,只见一位手持奇特镰刀的祭祀舞司,徐徐踏步出现。此人身穿百花碎丝妖艳绣罗裙,头戴锦冒玉郎冠。白如雪,俏潘安,婀娜身姿,非男非女,似人似妖。花千岁见到此奇异之人,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厌恶之感,尤其是被对方的怪异打扮吓出了一身冷汗,立刻转头就跑。殊料,来者技武不凡,迅影如电,竟然抢先一步挡住了花千岁的去路。

“亲爱的花千岁大人,您不认识xiǎo生了吗?我是您的花奴,是您最忠实的仰慕者。”

“花奴!?我,我不记得见过你?你,你是那位啊?”

“唉!花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,真是让花奴伤透了心!三年前,我曾与大人有过一次爱的对决,只可惜当时的花奴学艺不精,未到十招便已败在您的刀下。花大人,您想起xiǎo奴了吗?”

花千岁仔细回想,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妖?模糊的记忆中,隐约浮现出一丝的线索。

“三年前?我想起来了,我确实跟他有过一次比武较量的经历。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,可是他是一名少年剑客,而且他也不叫花奴至于你?”

“我自从败在花大人的手上之后,痛定思痛,决定放弃原来的我,不再用剑,继而改为使刀。三年来,我苦学异域刀法,历尽艰难万险终于脱胎换骨,成为祅撒巫教的祭祀舞司,妖刀之舞的继承者。为了记住对您的崇拜,我连名字都改了,叫花奴。意为心中有花,一世为奴。花大人,您终于记起xiǎo生了!”

“我,我唔呃,不好意思,刚才吃坏了肚子,让我先吐一会!唔唔!”

花千岁被花奴几乎疯狂的举动,弄的是胆战心惊,步步后退一直躲到了南宫锦的后面。花奴依旧不依不饶,走上前来关心地问道:“花千岁大人您怎么了?是身体不舒服吗?花奴愿意为您求医抓药,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只要您开口!”

“不用了!真的不用了!我已经好了,这样就行了。我们还有事,先走一步了。后会无期!”

花千岁拉着南宫锦一路狂奔头不会,飞块地离开了花奴的视线。花奴内心受挫,镰刀渗出黑血,一股诡异邪气笼罩整个大地!顿时煞风凛冽,草木瞬间枯萎!

“可恶的南宫锦!能跟花千岁大人分享元吉第赐殊荣的人只能是花奴!能够牵着花千岁大人手的人也只可以是花奴一人!任何敢跟我抢花千岁的人都要有死的觉悟!哈哈哈哈!我最最亲爱的花千岁大人,花奴崇拜你,花奴深深的爱着你,爱你爱到杀死你!哈哈哈哈!”

花奴妖性疯狂,死神镰刀斩空破风,滔滔刀浪强袭,摧石裂地似翩似舞。华丽刀影,令人目眩神迷,刀锋电闪雷霆,震惊九霄灵云。妖刀之舞,极恶堕落!

北京阳痿
玉林治白癜风医院哪好
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