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热评

山中访友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山中访友,关于山中访友ppt课件的介绍

两手空空,什么礼物都不带,只带着满怀的好心情,去深山里访友。

刚出门不久,路两边的菊友就与我撞了个满怀。她们绿袖红裙,满头的珠翠在风里摇曳,叮当作响。百日菊、孔雀草、万寿菊、斯菊…只是轻轻地唤一声名字,就满口诗香。

与菊花姐妹们取笑着,喉咙里哼着几句不着调的曲子 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迷迭香谷就铺展在眼前。过了一周,本以为谷里定会花团锦簇,花儿开成了海,让人沉醉不知归路。却不曾料它们依然抱着一团花香沉睡在自己的梦里迟迟不肯醒来。梦里可有万水千山?静静的嗅着草药的清香,悄悄地离开,不想搅扰它们的好梦。

瘦西湖被谁搬到这个小村子来了? 天的影子,云的影子都被拍下了底片,就连一飞而过的鸟儿也被它悄悄地捉住。岸边的树木临水梳妆,亭亭玉立成一副水墨,村里的鸡鸭猫狗也纷纷过来拍照留影,小孩子们将它们装订成一帧和谐的画,南来北往的过客在水边找到了丢失的乡愁。

热情的村民告诉我们前面不远处是新立村,正在修建中,据说已被纳并不是百分百成功的入旅游规划中。既来之,何不先一睹为快呢。车子在环山公路上穿行,不时惊起几只山鸡与斑鸠,喜鹊穿着长长的礼服候在路边迎接我们呢,喳喳,喳喳地叫个不停。

村口果然正在修建公路,路边沟渠里是新修建的基地,供孩子们打靶射击。竹篱笆围着茅草房,石头雕刻的大苹果蹲坐在路边,原来这里的主打产业是苹果。村里的老汉告诉我们说前不久电视台来搞活动,庆祝电商成立,村里老实巴交的苹果将要飞出大山,畅销世界各地啦,他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品尝苹果呢。

我们将面膜敷在脸上,人家苹果????却铺在地上。谁让人家长得白里透红,天生的美人胚子呢。地下铺着的白色锡箔纸,是为了保湿么? 果农明确的告诉我是为了兜住阳光。这层纸是作为镜子用来反光的,好让苹果全方位的着色,不止面颊红润,全身都是红彤彤的。

谁说美人如花隔云端? 刚说起美人,果然就见到了美人。一簇簇的红花艳艳的,擎着一团火花在风里夭夭灼灼,直逼人眼。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如此美艳不俗的花儿。心里正疑惑着,一位老妇人从门里走了出来,我恍惚步入了聊斋。揉了揉眼睛,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。这是我儿媳妇栽的,也不知什么花儿,只是看着好看几年就爬满了路… 这美丽的花儿就开在她家门前。她采了几枝送我,说此花很好养的,插入土中就能成活,还说不知送了多少人呢,路人看着好看爱不释手的,她们就送几只。说来也怪,花不但不少却繁殖的越来越多呢。这莫不是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我想她儿媳妇一定是个大美人。回来通过形色识花 ,果然是个美人,名美女樱。

是谁洒落了一地蓝宝石?晶莹剔透,水润饱满,像满天的星斗在闪烁。可是贪玩忘了回家的小星星?不禁伸出手来,想触摸一下这些会呼吸的小星星。我的手被谁扯住了,原来这种植物全身都长满了毛刺,天上的星星岂能轻易让你摘到。

这些紫色的花儿更是不挑肥拣瘦,身处贫瘠之地,依然笑的这么阳光灿烂。一穗穗的紫,像毛毛草又似一个个未成熟的桑葚。紫色本就是我的最爱,又可怜见它们的生活环境,我想带它们回家饱饱的喝个痛快。抱了一大束回家,感觉像拥有了整个世界似的,我好富有啊。

原来它的学名叫香薷,还是一味中药一旦阿里巴巴集团挂牌上市呢。发汗解暑,和中利湿,主要用作夏令的解表药,古人有夏月之用香薷,犹冬月之用麻黄一说。主要用于治疗夏季风寒或暑湿外感所致恶寒、发热、无汗、腹痛、吐泻等症。

极目远眺,田畴如画,五彩缤纷,错落有致。刚被剪掉头颅的谷子呆立在风里,怅然所失。没有了沉甸甸的负担,按说应该无事一身轻啊,怎么会四顾茫然呢? 看来植物也同人一样,需要适度的压力,肩上要有一副担子。

满眼的风景看不过来。脚踝处忽然火辣辣的疼,不会被蛇咬了吧。原来是恼人的苍耳。

这些小刺猬紧紧地抓住我的鞋子,想起蕙蕙小的时候。每次带她去田野,她总喜欢带着这些小刺猬,说要带它们去旅行。想到此,心里不禁涌起一股热流。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置彼周行。诗经里的卷耳就是苍耳吧。采采这两个叠音字我非常喜欢,读起来轻甜温润,好像有一双纤纤素手在草地里轻盈灵动地抒写着一首绿色的小诗。采采荇菜 采采芣苢 采采,那么美! 无田甫田,维莠骄骄。无思远人,劳心忉忉。 就连狗尾巴草在诗经里都长得这么有诗意。

在远古的农耕时代,我们的先人在田野一边耕作,一边吟唱,信手拈来,脱口而出,身边的花草就唱进了风雅颂,信手抓一把鸟鸣,随手采几把野菜就入了《诗经》真羡慕他们的才思与诗情,就连呼出的气息也是绿色的,每一片叶子上都写满了诗。

凝视着这些还带着我们先人体温的植物们,抚摸着这些从诗经里走出来包涵着情思之露与灵思之美的花草们,内心似有涓涓细流漫过。沿着弯弯曲曲的阡陌,一路走来了陶渊明、王维、孟浩然。。

在山谷里放羊的大嫂看到我在拍照,不经意地用手梳理起被风吹乱的头发。这个是否会选择银河系动作让我很感动。隔得这么远,怎能拍的清晰呢,我心里很是惭愧。

这个果园似乎已经荒废,还是里面的果子已经采摘了。古拙简陋的木栅栏就这样随意的敞开着,其实,即使关上门,也拦不住人,就连偷嘴的猫儿狗儿恐怕也拦不住呢。难得的是门脚下探出来的一枝花儿,是地瓜花,书卷里叫做大丽花。偏远的深山里还保留着一缕古风,这渐渐走失的田园。

一首首带着露水的诗滋润了一代又一代贫瘠清苦的心灵,喂饱了从大地上走过的一茬茬清瘦岁月。这些花草们从远古一路走来,初心不改。它们没有将内心的秘密与花香丢失,用它们小小的身躯保存着大地的颜色,维护着田园的种子与诗意。它们还保持着几千年的模样,摇曳着露水与花香,可是为什么作为现代人的我们在这些美丽的花草面前,眼睛似乎都变成了色盲,语言如此的苍白无力,我们的心地似乎也不再柔软与湿润,我们已经丢失了田园与诗意。

村子里传出几声犬吠,山坡上掠过一群归鸟。夕阳渐渐西沉,我们也该回家啦。挥挥手,告别山中诸友。两手空空而来,山友们却送我整花香露水,还有绿色的田园与怀想。

地瓜花都这么脱俗。

临沧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福州妇科习惯性流产
银川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