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规划

心之所感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心之所感,关于心之所念情之所至的介绍

十字坡

执笔/四叶雨缘

常言道:“老不看三国,少不看”在没看《传》之前,只是单纯认为是一群人整天打打杀杀,在刀光剑影中起义的故事。但反复研读完《传》之后,才在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中领悟出一个字—义。而这义的传承,非十字坡莫属。

像是侠肝义胆、处事谨慎的鲁智深,因官府不容他,浪迹于江湖之间,路过十字坡时,与张青成为结拜兄弟。常言说:“人以群分,物与类聚”能够和鲁结义的,应当也是惺惺相惜,有共同之人,此刻我隐隐察觉到,这十字坡有意思。张青为其指明道路,建议他前去二龙山落草,为迷茫、失落的鲁智深,指明了一条安身立命的道路,渡过危难时刻。这就是十字坡的义,它是世人在面临抉择时的,张青夫妇便是这上的摆渡人。

当然,渡的最成功的当属武松。武松被发配至孟州道时,经过十字坡,与张青结义,当时张青欲渡武松落草,武松却因相信官府清明,法治公正而拒绝了。第二次上十字坡的武松因醉打蒋门神,大闹飞云浦,血溅鸳鸯楼被官府通缉,此时的武松深刻明白了官府黑暗,法治混乱,天下虽大,却没有他武松的立足之地。他便在张青夫妇地指引下做了行者,张青夫妇也不愧为优秀的摆渡人,让武松成功从安身立命到了身立命。

有时我在想,我们的学校与十字坡何其相似,身处其中的我们备受煎熬,面临着课业繁重、老师严厉、升学压力等诸多问题,不禁迷茫,我们该何去何从上周五晚在墨西哥一沙滩举行婚礼?因为此时的我们思想还不够成熟,人生阅历不够,知识储备不足,认识事物的方式、方法还有很大的局限性。我们经常会感到徘徊困惑,这时我们就需要像张青夫妇般的摆渡人指引我们。

其实生活中处处都是十字坡,十字坡上都有摆渡人,希望我们在生活中足够幸运,能够遇到敬业乐业的摆渡人。如此再三,经历过足够多的时,我们也就成了新一代的摆渡人,传承这上的义。

流逝年味

执笔/四叶雨缘

过年时的冬天,天空飘下一朵朵可爱的小雪花,将大地染上雪白的颜色,一栋栋红墙青瓦的房子银装素裹,新年的每一个家中也装扮得红红火火,形成一幅幅美丽的红与白的交融画。

那个时候,每逢过年,总有一群兴奋的小孩子们结伴串街到年底就达20多家走巷,街道上到处留下他们嬉闹的身影,无邪的,活泼的。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女孩敲开邻居家的门,身上的红色衣裳到是与新年相得益彰了,她用稚嫩的童音说着恭喜发财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女孩儿身后的小伙伴们也立即调皮的说到红包拿来。高兴的大人往孩子们手中一人塞上一个红包,孩童欢快的笑声传遍了大街小巷,年的味道愈发浓郁。

小女孩一回到家中,便顺着菜香味钻进了热闹的厨房,大人们正有条不絮地准备着年夜饭。小女孩儿趴在灶前,看着外婆正在做的红糖年糕,慈祥的外婆看见自家外孙女的小馋猫样,便从一旁刚刚做好的年糕中,拈上一大块塞到女孩儿的口中。瞬间口腔弥漫了甜的、腻的味道,真好吃,女孩儿一脸满足地笑着。趁家里人不注意,女孩偷偷溜到酒坛子前,喝上一小口外婆特制的老酒,香醇之意,回味无穷,女孩稚嫩的小脸上也就染上了红润。夜晚,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,吃上一顿团团圆圆的年夜饭,开心地聊着各种话题,各式各样的菜肴温暖了人们的味蕾。

这便是记忆中的年味了…

后来啊,大红色的墙在时间中渐渐变得深沉,外婆的发丝上留下了岁月的斑驳痕迹,当年的小女孩也随着时光的河流长大成了少女。可新年的夜里,街上并没有孩童欢乐的笑声,原来他们正在家里玩游戏哩,也很少有人到邻居家里去拜年了,人们之间的关系在科技下渐渐变得冷漠起来。年的味道随之飘逝,仍不变的是餐桌上外婆那滚烫的心意。

少女招呼着家人吃年夜饭,家人们抱着新式磨蹭了许久才来的餐桌从左至右依次为:和服小姐、海之日小姐、日本小姐冠军、水之天使、自然小姐、准日本小姐。[1][2][3][4][5]下一页尾页2014年度日本小姐大赛决赛27日在东京都内的酒店举行前,好几个年轻人还在打着上很火的游戏,被老人训斥了一通才不舍的放下。吃饭时,各种短信的铃声不绝于耳,很是“热闹”一向温和的外婆终是发了大火,铁青着脸让他们把铃声关掉。少女默默安抚着外婆的情绪,轻轻握住外婆干枯的手,心猛地一跳,好冷!

是的,这些年来科技发展的很快,络也迅速融入了每一个人的生活,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高效,对绝大部分人的人来说似乎已经不能离手。但科技是把双刃剑,现在很多的人们沉迷游戏、上,荒废学业、事业,与家人缺少了沟通,不愿与他人交流,喜欢待在虚拟的络世界,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变得疏远起来。在这样的高科技环境下,我们是否忽视了些什么?错误的认识了什么?

冷清的少女站在大红的墙外,看着地上的一片雪白,眼中流泻出了悲伤,天空开始飘落下点点雪花,夹杂着呼啦啦的寒风声,今年的冬天好像更冷了。

生生不息

执笔/四叶雨缘

秋天,这荒凉的季节,带走了多少暮年的生命,只是那娇嫩的绿,生生不息的声音,终是触动了心灵。

连绵的秋雨敲击着大地,我撑着淡绿的小伞,满无目的的走在街上。已经练琴许久了,却没有任何进步,不禁有些沮丧,闪过放通过卖得利弃的想法,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,心情欲发烦躁。

忽然,一阵阵悠扬的乐声穿透那密雨直抵心间,神情变得恍惚起来,我好似跨越了空间,来到了那辽阔的草原,眼前是湛蓝天空,清清的溪流,以及那震撼心灵的绿色,那是源自于生命的声音,虽轻却生生不息。

乐声空灵,雨声清脆。我不由自主的随着乐声寻找着它的主人,我想,能够弹奏出此等音乐的,定是位儒雅的吧。拐入小巷,在小小的屋檐下,几个幼小的孩子坐在地上,聚精会神地听着音乐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戴着圆的墨镜,正拉着那古朴的二胡。我放轻脚步,不忍心打破这和谐的场景。秋天的温度已经转凉,可老人的身上却只是一件青灰的单衣,淡然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独有的沧桑。

询问了孩子们后,才知道这位老爷爷双目失明,独身一人,坚持多年在这里给孩子们拉二胡。巷外光鲜亮丽的人们行色匆匆,偶然经过这里的,也露出了嫌弃的神情,好像老人是路边的杂草般。我看着老人的心情十分复杂,是什么让老人坚持如初?是那清扬的乐声吧,给了老人坚持的信仰。

人们都忘记了,小草有多么坚韧,无论遭受怎样的困难,都不言放弃,老人的精神与小草何其相似,从未放弃。老人所拉出的二胡声,从不单纯只是一种音乐声,其实他在说着,不忘初心,生生不息!即使双目失明那又如何,他仍活的快乐。这样再对比一下自己,亦或者是我们,自己何其幸运,可我却因为一点点小困难便有选择放弃的念头,我不禁羞红了脸。

老人的演奏完毕,他收好二胡,缓缓起身离去,伴着朦胧的雨幕,慢慢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,像是羽化而登仙飘逝。望着老人远去的身影,我的心变得格外沉重,一定要把琴练好的声音此时在耳边盘响着。

耳畔挥之不去的是悠扬的二胡声,眼前浮现的绿色惊艳了生命,那生生不息的声音触动了心灵。

我拂去额上的雨珠,指尖在琴弦上轻盈地飞舞…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十字坡

十字坡,位于山东省聊城市莘县樱桃园镇与河南濮阳范县交界口处,传说系《水浒传》中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夫妇开店结交江湖好汉的地方。原十字坡有座小石桥,桥旁有一亭,亭下有一块石碑,碑上刻有“十字坡”3个大字。于1958年山东省修桥时,亭、碑均被山东范县拆掉。

重庆哪家治男科医院好
石家庄哪家白癜风医院好
长春医院妇科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