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攻略

盛华双杰第一百二十八章挑战强者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盛华双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挑战强者

场中那个用长枪的人,鲜红的脸色,显然他是用红色涂料把脸画得像个地狱来的罗刹,这样画花脸,一方面是让大家容易记住自己,同时也是给对手以强大的威慑,这人应该就是观众喊的红面阎王。而另一个用刀盾组合的人,则是用青色的涂料在自己脸上画出狞眉和撩牙,看起来同样吓人,他必定是青颜兽。

这两人估计都是四五星斗者的实力,现在这两人像似已经打了好一阵子,已经快要决出了结果,用长枪的红面阎王明显占优,他不断的用长枪挑对方的脚下。而对于用刀盾组合的人来説,其实近身战才是他的优势,可这人偏偏脚下不如对方快,追不上对方,只能是被对方长枪刺得手忙脚乱,此刻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“倒下吧!”

突然用长枪的红面阎王一声断喝,枪花一抖,在枪上凝出一团艳红色的斗气,那长枪突然变得鲜红一片,枪花仿佛幻化成了百十条红色扑咬的火蛇,这人显然是火属性的斗气,将斗气凝于枪上更是让他的枪看起来绚丽而骇人。

“嘭!”

有一朵枪花扫在对方的腿上,那个青颜兽本就体力不支,再加上腿被扫中,他身子一歪就摔倒在地下。

红面阎王并没有就此罢手,脚下一纵,怒目他疾速又向对方冲了上去,长枪一抖,枪尖重重的diǎn刺到青颜兽的胸前。

“噗!”

这枪尖虽未开刃,但如此重枪再加上四星斗者的巨力,让这钝头的枪尖依然刺破了对方的衣服,并将青颜兽胸前挑出差不多有两厘米深五厘米长的血槽,鲜血溢出,青颜兽倒地痛苦呻吟着,他忙丢掉自己的盾牌,举起了左手。

红面阎王见对方举手认输这才停了下来。

“这一场是红面阎王获胜!”台下裁判这才宣布道。

是的,黑拳市上的胜负规则并不是以一方倒地就算认输,黑拳市上是一方完全丧失战斗力,或一方被*出擂台,或者是直到对方被打得主动认输才算是结束,如果不认输,就算是被打死对方也不负任何,有些残忍,但这才像似真正的战场。

“哈哈哈!好样的红面阎王。”获胜的人开怀大笑。

“艹!妈的,老子又输了十个金币!”

台下有个大汉气得狞眉暴跳,他猛然回身,抱起一个妖娆的正在卖xiǎo吃的美女向后场愤愤的走去,场地外围还有些xiǎo房间供人休憩之用,不用想也知道他抱着美女要干什么。

“下一场是四星斗者石头李对阵四星斗者震天霸,他们将以拳脚功夫定胜负,有下注的朋友现在就可以开始押注啦,一个银币起,多押不限!”旁边一个身着黄色武士服的大汉高声嚷道,这人必定是这里的工作人员。

看了看周围,旁边还有些穿黄色武士服的人站在一旁,我见到对面昏暗的角落中有一个工作人员抱肩站在那里,于是走上前去客气的问道:“这位大哥,请问如果想下场比武,如何办理?应该找谁?”

“谁?你要下场比武吗?”

那人斜眼用恶目扫了扫眼前这个身高刚到他下巴的人,而且听那人声音中明显带着稚气。

“是的。”我十分确定的diǎn头微笑。

“下场比武最少也是一星斗者自市场开始揣测第三轮量化宽松措施(QE3)即将推出的实力才行。”那人闷声説道,同时继续用疑惑的眼神在看着我,估计他看我的身高和年纪,怀疑我还不是斗者。

我立刻在手上凝出黄色斗气,那人再没话説,尽管有着不解,但有人下场比武对于黑拳市来説总是好事,于他闷声的説了声跟我来,便带着我向厅外走去,一边走着还一边问着我:“你现在多大年纪?”

“十六!”

“十六?”

“长得身材矮diǎn!”

“你这样的身材下场比武是很吃亏的。”

“没事,我不怕。”

……

出了这所拳馆,馆外侧的后面有一个安静的xiǎo屋子,大汉带着我走了进去,里面有一个面容干瘦,胡子稀疏的老者坐在里面,大汉对那老者很是恭敬,叫他老管家,于是开始给我做着登记,这老头倒是不啰嗦,只问我一些基本情况,填在一张表中,最后他又问我:“你现在是几星斗者?”

“一星!”

“在我们这里,如果瞒报自己的战斗实力,一但被发现,是要被剁手的!”

“哦,那,我现在是二星。”

眼皮也没抬,那老头继续写着,估计这事儿也是司空见惯了,只不过我隐瞒实力的原因与其它人稍有不同,我是怕泄露自己的身份,但想到这里来挣钱也就没办法再隐瞒自己实力,想挣钱只能如实的报上去。不过在黑拳市里,我这方面的担忧会少一些,因为这里上场比武的人不用本人的名字,全部用自封的称号,比如:红面阎王、青颜兽等,而且下场比武的人还可以化妆,想把自己化妆成什么样都没人管,有了这些因素,我自然就不再担心自己暴露的问题。

“你给自己起个什么封号?”最后那老头低着头,拿着笔记着,又淡淡的问道。

“叫xiǎo霸王!”

“换一个,这名字有人在用。”

“无敌刀!”

“再换一个。”

咬着牙想了又想,我説道:“我就叫‘xiǎo玲珑’吧!”

“再换。”那老头很是无情的説。

没想到这样的名字也有人和我抢,又説了几个响亮的名字居然都有人用,看来在这里打黑拳的人很多,最后我不得不给自己起了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‘xiǎo蜜峰’,这次没人用了,这样就确定下来,以后我在这个黑拳市的名字就叫xiǎo蜜峰。

“我想今天就上场比武,成吗?”

名字终于确定下来后,我很是期盼的问着那老头,想早diǎn挣钱呀。

干瘪的眼皮抬也不抬,那个老不死的依然是那份爱理不理的态度:“不行,今天比赛都排满了,而且到了晚上时间都是高等级斗者的对决,四星以下的斗者没资格参与。”

撇撇嘴,但我也很是无奈,想了想继续问道:“那明天我可以出战吗?”

“明天?……明天倒是有个二星的斗者提出挑战,没人应战,但,我要告诉你,他是同等级中最强的选手,名叫‘铁锤’已经连续17场连胜了,你想和他比吗?”那老头轻蔑的问道,在这里比武首先是找同等级的对手,除非你主动要求找高等级的对手比武,黑拳市才会为你安排,那样的话,挣钱也多。

“比!”

我毫不犹豫大声説道。

那老家伙终于把老树1月8日石满妹被执行逮捕后皮般的眼皮抬了起来,干瘪瘪的,冷冷的看向我不耐烦的道:“年青人,你不是想参加一场比武就回家养半年伤吧,我们这里可是不负责医药费的。”

刚才做决定是有diǎn冲动,让这老头气的,现在想了想,我忙又问道:“那个铁锤,他的武器是用铁锤吗?”

“是的,双手链子锤。”

“好,比!你给我记下来吧。”

混浊的老眼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我,看了一阵后,他又撂下了苍老的眼皮,然后淡然的道:“明天下午第三场,就是你们的比武场次。记着,明天最好你带个朋友来扶着你回去,否则如果你受伤了,我们只负责把你抬到门口,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。”

“靠!这么瞧不起人!”

我心里愤愤的道,很是不服气,虽然相信对方实力一定很强,但我的本事也经常是跃级战斗的人,而且对方用的武器是铁锤,这样的武器对于比武来説,如果xiǎo心,伤害并不大,我认为。所以我也很有信心,关键是不想让那个老家伙把我当成菜鸟,悄悄的对那老家伙竖起一根中指“哼!老家伙,明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

走出这个xiǎo屋,我又回到前面的比武大厅,一个银币都花了我当然要多看几场比武,顺便也向别人学学战斗经验。

直到傍晚时,我才回学校。

走在回去的路上,此刻冷静的想了想明天的比武,心中开始有些忐忑起来,虽然我以前在与魔兽的战斗中,积累了很多实战的经验,但第一次与人对赌胜负的战斗还是让我心中有些紧张,而且听起来还是个很强的很淡定。对手,焦急的等待着明天的战斗,当然,心中也有些xiǎoxiǎo的期待和希望。

第二天,上午的课程听得也是心不在焉,满脑子想的都是下午比武的事情,好不容易等到了中午时间,吃过午饭后,我与润东哥打了个招呼就独自一人跑出了学校。

来到黑拳市,这里现在依然只有一百多个忠实的观众,没办法,下午时间不是黄金时段,而且二星斗者在这些拳师中,只能算是渣渣,没资格被安排在晚上时间战斗,自己还需要耐心的磨练一个阶段,只有战斗被安排在晚上时,那才是挣大钱的时候。

等了一会儿,第一场比武开始了。

第一场是比试拳Rannestad认为明年金价可能会稳固脚功夫的战斗,也只有低级的斗者间才会比试拳脚,高等级的斗者都是用斗气在战斗,而且,这两人都是一星斗者。结果,一个人被打得满地掉牙,流了满嘴的血而认输。

我是第三场比武,第二场比武刚一开始,我就跑到后台去准备上场。

西宁白癜风医院
晋中白癜风医院排名
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多少钱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