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旅游快讯

大国医上堂永恒

2021-05-04 来源:

大国医 99、上堂

顾煊以嗓门大小来选人,得益于他常年凑热闹的丰富经验。

因为洪武皇帝赤贫出身,早年间受过官吏欺凌,所以他老人家最怕自己的官吏欺凌百姓。因此规定大明各县放告日审案,必须在公堂上进行,让百姓站在大门口就能旁观,以示公平公正公开。

这种时候嗓门大往往就能代表民意。到底县尊老爷做在堂上,隔开二三十步呢,嗓门小的民意他也听不见呀。

房县令坐在堂上,拿手帕轻轻按了按额头上的汗珠。苏州的八月对他这位山东进士来说实在闷热,而且今天这桩案子也实在棘手。

将死未死的小孩是燕家三房共子,他若是死了,这么一大户人家就绝了后。他家叔伯姑姨全都要挤进来,否则就守在衙门门口又哭又闹。

房县令本想惩一儆百,抓两个人戴木枷,谁知这燕家在吴县还小有人脉,不等他拿人,已经有乡绅的帖子送进来,求他照顾。

卖家 燕家是苦主,照顾照顾倒也说得过去。偏偏被告家也有帖子送来,竟然还是苏州府一流乡绅――顾家!

两相比较下来,顾家的确占了家势上的上风,但是燕家有理有人,也不能一味压制。

难啊!

房县令招呼师爷过来:“李先生怎么看?”

李师爷抹着八字胡,低声道:“东翁,莫不如大开中门,叫百姓们都进来。人越多,舌头也就越多,无论最后怎么判,东翁都只管推到‘民心’两个字上便是了。”

李师爷此计,首先安抚了苦主燕家,显示了官府公正无私。最后裁判时再暗暗偏向顾家,大约也就两碗水端平了。

房县令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高招,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如此了。

一群人涌了进来,抢占好位置,直到衙役们拿着水火棍啪啪敲地,众人方才安静下来。

这时候就看出顾煊的英明了,他带来的伙计们嗓门大,身体壮,为他和李西墙、鲁药师抢到了头一排的好位置。不过燕家人就在旁边,也都是青壮男女,让顾煊有些担心:等会万一打起来,他这边可能要吃亏。

好在这里是衙门的公堂,打起来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房县令又按了按额头上的汗,清了清喉咙,一拍惊堂木:“堂下所跪何人?因何告状?”

燕仲卿跪在地上,朝前挪了挪:“小民燕仲卿,告长春堂售卖劣药,害死我儿。”他当下将抓药治病的事说了一遍。

房县令探头看看摆在燕仲卿和徐小乐中间的倒霉孩子,据说还没死,在他看起来却和尸体没什么区别。

燕仲卿哭道:“青天大老爷啊,我家锁儿才六岁,前两天在河边抓螃蜞,不小心落水。救起来之后也不过就是惊风,小民坐堂施诊十余年,三副药下去就该好的。偏偏家中正好缺了两味药,去他长春堂抓来,结果却酿成惨剧。”

房县令没在医学上下过功夫,觉得总不至于因为两味药的问题,就叫个活生生的孩子死掉了。他轻轻招呼师爷过去,耳语道:“就两味药不对,会死?”

李师爷也不懂医,皱眉道:“古人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大约是这样的。”

房县令点了点头,望向被告徐小乐。他看徐小乐一直闷闷跪在一旁,也不哭闹喊冤,也不说话辩白,还以为这孩子吓傻了。

若不是有顾家的名帖,他早就开骂了:开堂审案这么严肃的事,总该是长春堂的掌柜过来受审,弄个嘴上没毛的小孩子来这儿干嘛!

可是现在手里拿着顾家的名帖,房县令很清楚自己是拿不到长春堂掌柜的,弄个小孩子凑数做样子总比空着好。

“嗯哼!”

房县令重重哼了一声,提醒徐小乐答话。

徐小乐仍旧垂头跪着,一言不发,呆若木鸡。

房县令终于忍不住火,拿了惊堂木在公案上啪地一拍:“堂下长春堂伙计徐小乐!”

徐小乐这才被惊醒,抬头朝房县令拱了拱手:“正是小民。”

房县令哪里见过这么无礼的小伙计,气得牙痒:“放肆!当堂受审见了官长,竟不行礼!”

徐小乐一愣:“我行礼了呀。”他又拱了拱手:“还要怎么行礼!”

房县令气得鼻孔朝天,重重一拍惊堂木:“先打十大板子!待本官给你做做规矩。”说着,房县令就要从签筒里抽出火签。

只要火签落地,徐小乐的屁股就得开花了。

打一个小伙计,让燕家消消气,倒也是个不错的法子。

只是……

房县令正要扔火签,却发现李师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,正悄悄拉他袖子。

――都反了天了!

房县令皱着眉头,强压怒气,低声道:“何事?”

李师爷附耳道:“老爷你看那边。”

房县令顺着李师爷的指示望了过去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

济南医院男科哪好
武汉包皮包茎治疗费用
鹤壁白癜风最好医院
友情链接
哈尔滨旅游网